不知活着的意义何在。
为了什么。
是不是我太依赖别人的存在对我的影响。
也正是因为太过于被影响,
而不快乐。

不想再禁锢在这里
所以
真的是
不能看别人的朋友圈一点点

越奔跑  越渺小

-大三-
新的教室 新的课程
和预想的相差太多  混日子的方式好像再也不管用
日子真的越来越难过
关了朋友圈 弃了微博
哪怕是流量都不愿意再用
手机成为我们无可或缺的那一刻起
我便深深讨厌起了这个世界
虚拟 不真实
靠着字字句句在脑海里绘制虚幻想象
好多剧的完结
好像 我也想和很多人很多世界说再见

为梦走过的每一步  都是开心的 欣喜的

Yes.I want you.

关掉朋友圈  是时候做些决定
人总是在做决定的时候踌躇满志  却不知从何做起
看着形形色色的人  世间百态
有人欢笑的旅行  有人感叹失恋的痛苦
也有一些人  继续斗志昂扬 扬着头 踏着嗒嗒嗒的高跟鞋 走的骄傲
然后这颗心  浸泡在这百味之中 自我怀疑 否定 奋起 决心 都是跟犯病一样的没长脑子
So what
只要梦醒 何时开始都不算晚

后来的后来,我发现我真的丢失了某些人。不是我故意,我疏忽,原来是我懦弱。

后来的后来,我不再想去努力维持,只好认命。无奈于离开或是疏远,大概也是真的不在乎。

我曾经写过那么一篇,几个人若是有幸在一起,从小到大,共同经历成长变化该是何等幸事,如今越发觉得这是个梦了。近来发生如此多的事才有过思考,人生何尝不是孤独的旅程。

越来越远的那些人,我想我也不会再为你们做些什么,如果孤独一个人便好,不可再拉扯其他。若是如此也算是对的起。


也许在此生 终未曾有机会见到让人惊喜流泪的极光和昏黄灯光下的热闹。


什么都可以错 但别错过亲爱的你们

  随着担架和急救车独有的声音并行的时候,我才真真实实感受到了那种渴望触摸得到却遥不可及的害怕。眼泪落下,心脏提起,嘭嘭嘭嘭,呼吸也变得不均匀起来。
  早上五点半,脑出血,昏迷。
  那一刻,我们都吓到了。手足无措。

  姥爷和姥姥从小一直带我长大到记事,由此冥冥之中也建立了某种深刻的心灵呼应的关系,格外亲密。偶尔翻看躺在抽屉里泛黄的照片集的时候,零星也能想起来,姥姥身体还算硬朗,腿脚还算灵活的时候,拉着我从七楼飞快地跑下一楼,然后大呼一口气,我冲着她没心没肺的哈哈笑,以至于长到这么大我还是会在每一次从高楼一口气的下到底层,让书包在身后轻快的跳跃,大...

© 西瓜子小姐|Powered by LOFTER